网易云音乐做好了一切除了版权

网易 2018-11-07 18:59:00

  30岁的周杰伦和43岁的同台对唱《山歌好比春江水》,在嘹亮的“只有山歌敬亲人”之后,立马转来周杰伦的“唱山歌哎,这边唱来那边合”,观众沸腾了。

  那一天,号称华语流行天王的周杰伦一共唱了三首歌,有《千里之外》,也有《菊花台》。当然,还有很多明星也在那天唱了歌。

  网易云音乐把这些歌曲精心编录到《中国鸟巢夏季音乐会》专辑中。遗憾的是,今天在网易云音乐上,周杰伦在此专辑中只剩下由主导的这首山歌。

  今天,百度搜索“周杰伦”,网易云音乐的歌曲列表排在第一位,那首山歌也排在云音乐的靠前位。把酷我音乐、酷狗音乐、QQ音乐等都挤到后面去了。

  不得不说,云音乐的这些“第一”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百度对网易云音乐的战略投资。上个月,网易云音乐宣布达成新一轮融资,投资方包括百度、博裕资本等。

  即便已和百度合作,从网易云音乐的入口点进去,周杰伦的大部分歌曲依然是黑白。这次融资完成后,网易云音乐还是没搞定周杰伦歌曲版权。

  比如,滴滴牵手快的、蘑菇街与美丽说并购、美团和大众点评的整合、携程收购艺龙和去哪儿、阿里收编饿了么……

  锌财经联系上百度方面,问他们“百度在音乐领域的打算”,对方回避了该问题,强调本轮战略投资主要是基于百度APP和DuerOS生态链上的布局考虑。

  百度相关人士告诉锌财经,未来,网易云音乐的优质内容将通过百度App、搜索、信息流、好看视频等产品触达亿万用户。

  此外,双方的战略合作首先将在智能硬件领域落地,网易云音乐将接入DuerOS平台,借助百度的AI技术,以智能语音交互形式、在居家、出行等多场景,为用户打造创新的音乐服务体验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网易强调“仍单独享有对网易云音乐的控制权”;而百度昭告天下的则是另外一件事:扩张内容生态版图。

  版权是网易云音乐绕不开的,分析人士称,版权费贵是一方面原因,因为巨头垄断、有钱也买不到版权是另一方面原因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2017年,腾讯音乐付出3.5亿美元外加1亿美元股权的代价才签下环球音乐版权。网易云音乐虽未披露版权费用,但在2017年4月的A轮融资中,云音乐获7.5亿融资。这个金额,投入到版权大战中,稍显渺小。

  网易云音乐曾经寻求过版权合作,比如今年3月6日,阿里音乐与网易云音乐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。

  再比如今年2月9日,在国家版权局积极协调推动下,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就音乐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,相互授权音乐作品。

  打个比方,今年4月5日上午,腾讯音乐就发布声明:“2018年3月31日网易云版权转授权到期后……暂停与网易云音乐的转授权合作洽谈。”

  当2012年音乐市场已经是一片红海,这个市场上已经有诸多音乐平台,丁磊依旧认为,那些平台只是实现了音乐的“播放功能” 而没有挖掘出其中的 “分享功能”。

  他想要的是一个“可以随时听音乐,随时和他人分享音乐”的移动互联网产品。网易云音乐就此诞生,它先天注重用户体验。

  那个时候,丁磊壮心不已,“如果说iPhone重新定义了手机,希望网易云音乐以社会化发现与分享的方式,重新定义音乐体验,为用户打造全新的音乐生活。”

  直到2015年7月,国家版权局发布《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音乐的通知》,一下子把战线拉到“版权”上,网易云音乐的优势才开始变得暗淡。

  腾讯反应很快,火速把旗下的QQ音乐业务与中国音乐集团(CMC)合并,与酷狗音乐、酷我音乐成了一家人,拿下了音乐版权领域的大半壁江山。

  比达咨询数据显示,2017 年主流音乐平载量市场份额中,腾讯旗下音乐品牌以65.2%的占比排名第一,对比网易云音乐、阿里音乐优势明显。

  完成新一轮融资的网易云音乐,有没有可能绕开版权之争,依靠“音乐体验”继续发力?

  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此前的一次公开发言,似乎能从另一个层面表达对于版权的态度:

  “版权大战搞得所有的用户得装至少两个以上的音乐 APP,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体态,我觉得这是音乐产业的倒退。因为版权未来一定是分享的,不会是说垄断的。”

  QuestMobile数据显示,2017年7月,腾讯系音乐app独占用户占比95.7%,与网易云音乐的重合用户数为2477.2万人;2018年7月,两家的重合用户翻了一倍,达到5750万人。

  有网友在知乎上提问:你为什么卸载了网易云音乐?收到了8263个回答,被浏览超过200万次。锌财经发现,卸载原因依然聚焦在“版权”。

  网易的一位前员工告诉锌财经,2015年时,已经很明显看到网易云音乐大量歌曲下架。这和大家在外围看到的情况是一样的。

  QuestMobile数据显示,网易云音乐的七日留存率达到46.7%,远高于腾讯系的音乐App,但与此同时,卸载率也高于同类音乐平台。

  比如,在打造用户体验方面,网易云音乐最大程度地成就“中国懒人”,把“搜索歌曲”进阶为“个性推荐”,并且不断地细化用户群体,满足社交、视频、音乐、学习、动漫等各类需求。

  与此并行的,还有原创音乐人之,依靠特有的音乐人资源,弥补版权上的短板,并给用户打造偏小众的曲库。今年9月,入驻网易云音乐的音乐人数量已超过7万。

  成立电音品牌放刺FEVER,其业务板块包括现场活动、音乐制作/DJ学院、艺人经纪、品牌跨界合作、衍生品开发、游戏音乐、高端定制电音旅行等。这一“套装”,与原创音乐人的发展线刚好“顺”。

  此外,音乐直播产品“LOOK直播”也悄然推出,垂直地向音乐人倾斜各类推广资源,专为音乐人提供唱作、互动平台。与此同时,在为扶持音乐人的“石头计划”和扶持内容创作者的“云梯计划”进一步提供推广渠道。

  不难看出,网易云音乐试图在寻找一系列新的产业之,去给用户体验摸索新的维度。

  锌财经创始人潘越飞表示,同样的境遇,其实也出现在早年的数字音乐跟CD音乐竞争。早期的苹果iTunes,不被CD音乐贩卖方认同,生怕商业模式被。直到CD音乐没落,苹果给了一套完整的、清晰的、可规模化的产业模式,才真正被接受。

  他认为,如果网易云音乐能够把其擅长的小众音乐走成一条产业链,把规模化走通,双方收益,这也是一条商业模式。最后能不能走出一条全新的、可规模化的商业径,还得等待测试结果。